产品中心

nba直播不忘初心 继续前行;重庆理工大学做好四个

发布日期:2021-08-11 05:31

  2016年9月以来,老师们用“四个引路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四有”好老师,他们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做学生锤炼品格的引路人、做学生学习知识的引路人、做学生创新思维的引路人、做学生奉献祖国的引路人。

  近日,小编走进重庆理工大学,深入采访四位老师,他们在岗位上默默奉献,将个人理想、国家未来、民族梦想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用坚定的信念、广博的学识、高尚的德行、饱满的爱心,塑造着一颗颗心灵,为国家和民族的复兴不断培养生力军;他们用实际行动深刻阐释着新形势下教师的责任和使命。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好的?在重庆理工大学机械学院博士辅导员郑凌予看来,最好的教育是陪伴。

  “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就像家长要陪伴孩子一样。学生知道你用心陪伴他,帮助他,这样的感受会让他们愿意和你交流自己心里的东西。所以我不想做旁观者,只是看他们成长,而是参与到其中来。”郑凌予说自己在中学时代就立下了当大学老师的志愿,她喜欢老师这个职业,更喜欢和学生一起成长,这让她感到快乐。郑凌予现在是机械学院研究生辅导员,也是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的一名专业课老师。成为大学老师后,她思考过很多和学生相处的方法,结合自己读书的经历,使她明白要引导好大学生和研究生,自己一定要做好榜样。

  皮春林是郑凌予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在她看来,郑老师重视学生品格的培养,她要求学生做的,自己总会先做到。

  “她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真正正在做。比如她说做人要公平公正,她自己先做给我们看。” 皮春林举例到,每次评定奖学金学生们都有不同意见,为了公平公正,郑凌予总是先了解学生的建议,再根据学校的规定以及具体情况进行调整,制定出新的评定标准,并对外公示······【详情】曾凡宇今年研三了,面对就业,他的压力不小,但是辅导员郑凌予给了他不少帮助。“她经常给我们说她当年是怎么过来的,如果我们有深造的想法也可以介绍她认识的博导。”据曾凡宇回忆,他研一时郑凌予刚到重庆理工大学,在接触的第一天,郑凌予将自己的电话告诉了所有学生,并告诉他们“你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我24小时待机”。

  “其实因为郑老师,三年来我有一个很大的改变。”曾凡宇说,自己性格比较急躁,三年来,郑凌予总是不断的提醒自己。“三年来,不论什么活动,郑老师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我们参加,比如我们的辩论赛,迎新晚会,学院迎新年长跑,学术论坛等等,平时鸡毛蒜皮的事都会喊她,她也很热心的帮我们解决。是线小时待机。”······【详情】今年9月,重庆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广告学系主任张锐老师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已经毕业七年的学生吕雪梅从深圳给他寄来了一本书以及一封信。现在广告公司工作的吕雪梅,在信里谈起了大学阶段的学习研究对现在工作的作用,并感谢张老师当年的培养,因为他创新的教学方法,使自己终身受益,现在年薪已经达到五十多万,也在公司有了股份和分红。

  谈起自己的教学方法,张锐老师颇多感慨。在历经许多挫折及不懈的努力之后,终于在视觉心理学和艺术设计之间构建起一套切实可行的理论和方法,而吕雪梅正是第一批验证这套方法的学生。1998年,张锐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来到重庆理工大学管理学院任教,那时,艺术设计被视为一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秘”技艺,广告设计教学的普遍做法是必须通过大量的模仿训练以“由技入道”。

  据张老师介绍,当时,学校还没有广告专业,广告策划与设计仅仅是市场营销专业下面的一个方向,招收的学生完全没有美术基础,且广告设计方面的课程只有4门。尽管也有学生拿过全国大奖,也有到顶尖外资广告公司工作的,但这都是基础较好的一部分学生。面对更多基础较薄弱的学生,虽然憋着一股劲想把他们教好,但教学效果并不理想,张老师一直到现在都感到内疚。这正是促使他一直寻求新的教学方法的动机······【详情】郑陈若兰是2013级的学生,《视觉设计原理》这门课她一共听了三次,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因为每次去听都有新的案例加入其中,随着自己的实践积累,也进一步加深了理解。”

  2012级广告学专业学生丁力鑫是这门课的粉丝,主动担起了宣传这门课的任务。《视觉设计原理》开设在低年级,由于学生缺乏实践,很多学生觉得理论太难、太枯燥。丁力鑫告诉低年级的学生说,“这是一门非常重要的课程,这些理论越到后面越发现有用。”

  张老师认为,对于没有美术基础和实践的学生来说,只有先将视觉原理、视觉规律告诉他们,让他们明白怎么产生视觉美感,设计实践才有了针对性和方向······【详情】2016年9月,第二届“中国创翼”青年创业创新大赛高端装备制造业全国行业赛在重庆落幕,吸引到25个省市的95个项目参赛。经过三天激烈角逐,重庆理工大学研究生团队的时栅位移传感器项目获大赛团队组一等奖,并获得10万元奖励。

  今年2月,重庆理工大学“电场式时栅角位移传感器”和“基于单排多层结构的电场式时栅直线位移传感器”获得两项国际发明专利授权,对提高高端制造装备的精密技术有极大帮助。

  这两项成果,均来自同一个团队——“时栅传感理论与技术团队”。时栅传感理论由重庆理工大学教授彭东林在1996年提出,这一理论的提出以及后续的研究被认为将给行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也将打破国外在精密测量对我国封锁。20多年来,彭东林和他的学生们在时栅基础上朝着多个方向延伸,创新性成果不断涌现。据彭东林回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完善机床和武器系统的回转精度测量新型仪器的过程中,他发现国内所有同类测量系统用的都是国外的光栅传感器。这让从事“仪器科学与技术”研究的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想通过自己的研究解决工业上的技术问题。

  “光栅传感器国外已经垄断了,如果我们继续跟踪这个技术很难超越,要创新必须另外走一条路。”彭东林发现不论是光栅、磁栅还是电栅,这些技术都遵循了“高精度测量必须依赖更高精度的刻线标尺”,而刻线标尺必定是“在一个基体上沿空间均匀分布刻线”的原理······【详情】2016年12月,在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的鉴定中,由重庆理工大学教授刘小康主持研究的“纳米式时栅位移传感器”,达到了±0.2”的精度,并获得两项国际发明专利。目前,国际上做光栅最好的德国海德汉公司,卖给我国的最高精度为±1”,而其±0.4”精度的光栅则对我国进行禁售。这一研究成果,已经打破了国外超精密位移传感器对我国的封锁,并且课题组正在向更高精度的方向迈进,“国际领先”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2000年,刘小康在重庆理工大学读研究生,他的导师正是彭东林,师徒俩一起从事时栅研究。当刘小康以优异的成绩硕士毕业时,国内某一知名大企业也决定录用他,但他毅然选择到重庆理工大学担任一名普通教师,以继续从事科学研究工作······【详情】2016年7月,一篇名为《他的人生没有眼前的慌张,全是诗和远方……》的微信火遍重庆理工大学。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文杰,是材料学院的学生,写下这篇文章时,他已经决定参加西部计划,现目前已经在西藏服务1年多。

  “我为什么去西藏?因为我做了一个不敢想的梦。”在文章中,文杰写到,他想迎着朝晖,和虔诚的信徒一起顶礼皑皑的雪山;想踩着露珠,和大群的牦牛一起散步在广袤的草原;想趁着夕阳,和老迈的僧侣一起转动古旧的经筒;想趁着年轻,为别人做点有意义的事,待老去之时,回想起来才会觉得自己并不是一生都在自私自利。在重庆理工大学,有一组由校团委老师聂文娟指导的专门服务于西部计划项目的学生工作人员,每年3、4月份,他们通过建立QQ群,在校园里张贴横幅海报以及通过学院团总支和班级团支部宣传有关于西部计划的政策和相关信息。

  邓丽娅是参加2017年西部计划前往新疆志愿服务的学生,她第一次接触西部计划就是在QQ群里。

  “我们学院群里和我们班级群里都发了西部计划的通知和文件,当时对自己工作的方向比较迷茫,就想进一步的了解西部计划的情况,随后联系上了学校的西部计划项目办的聂老师,她说这不仅仅可以做一个就业缓冲期······【详情】杨东林是重庆理工大学2016年西部计划中去往西藏的学生之一,来到西藏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志愿者变成了一名坚守者。

  “志愿服务期满之后,我还是会选择留在西藏,虽然这和我最初来到这里时的规划不同。”据杨东林回忆,当知道自己想参加西部计划援藏时,不少人都劝他不要去。那段时间里,杨东林很犹豫,也很迷茫,自己学的金融专业,重庆的快速发展有广阔天地让自己施展拳脚。而他对西藏的印象仅停留在文化作品上的描述。

  “当时就是一个前途和梦想间的博弈,很纠结。”杨东林说,2016年4月底,聂文娟将西部计划的政策向杨东林进行了解读,对他的疑问进行了解答。“聂老师就给我们介绍,说就是志愿服务满两年之后有一个留藏的政策,当时我心里还是想去。”······【详情】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